186 王格致番外

作品:《改造系统

    改造系统 作者:无聊抖抖腿

    “梁队您放心,我给您介绍这个医生是我们院骨科看的最好的,对人体构造了然于心,给您做复建再合适不过了……”

    在这样的装逼介绍中,王格致带着骄傲又不自大的微笑,以一副非常专业的面貌看过去,看到病床上的人时,就彻底呆住了

    嗯?!!

    这是?

    现场氛围一僵

    三秒过后,还是梁辰秋先反应过来,那张精致的脸上闪过一丝了然,带着微笑对一旁的院长开口

    “唔……这位,我认识,人体结构确实学的不错……”

    那一瞬间,王格致简直想要立刻逃跑

    要知道,一周前的晚上,他刚以制作和贩卖淫秽色情书籍被这位梁队关了一天,还是他自己送上门的,现在,居然这么巧的又在医院碰上了,什么人体构造确实学的不错,这人肯定是在暗示

    “既然认识那就更好了,格致啊,这位梁队刚刚破获一个大案,在和敌人搏斗的时候,受了伤,这可是大功臣,我将她交给你,你可要好好给做复建啊……”

    “我……”

    王格致很想拒绝,但根本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总不能说,我写黄书被她抓过吧!!

    “谢谢王医生了,哎,王医生不会不喜欢我这个病人吧?”

    在他犹豫的档口,梁辰秋先发话了,她眼里带着笑意,似乎很是和善的样子,但是王格致莫名就听出了一股威胁的意味,他立马接口

    “怎么会,怎么会,梁队英明神武,一统江湖……不,不是,是为国为民,惩奸除恶……嘿嘿嘿……”

    接下来的几天里,王格致真心知道了,什么叫做在线卑微,什么叫做唯命是从

    梁辰秋这人表面上正派,一副帅气干练的人民警察形象,然而实际上,要多龟毛有多龟毛

    她想要的东西,想做的事情,都要如愿,可怜王格致鞍前马后,大中午的休息时间还要给人削水果、买甜点

    跑到几条街以外买吃的,大费周章找影碟,这都成了常态

    每次王格致想要撂挑子的时候,梁辰秋就会说一些别有意味的话

    比如什么

    “没想到你的身份还挺多这里有人知道你的副业吗?”

    “你画那些东西是为了更好的学习人体吗?要不要我跟上面说说,帮你做个推广”

    推广你姥爷,当他不知道最近禁止淫秽色情风声有多紧吗!!!

    当然,王格致是不敢这么说话的,他只能小心翼翼陪笑

    “梁队,今天想吃什么?隔壁开了家骨头汤,味道不错,我给您准备点?”

    “外面太阳不错,我带您去散散心吧””我这样的小人物,不劳梁队费心,来,这个片子不错,您阅览一下吧“

    短短几天功夫,王格致感觉自己老了十岁,呜呜呜,这特么根本不是人干的事,什么正义的化身,根本就是恶魔

    高压之下,恶向胆边生,这天晚上,给梁辰秋增加中医治疗的时候,王格致果断的加了好几位极苦的药

    想到那女人被苦的要吐的表情,王格致就觉得心情舒畅

    次日,他还特意给自己带了杯甜甜的奶茶,奶香丝滑,口感极佳,想到自己喝奶茶,那个恶魔只能喝苦药,他心里就乐开了花

    “来,梁队,喝药了”

    “放那吧”

    王格致迫不及待,一刻都不能等,他眼睛转了转,充分利用自己医生的身份

    “这个要趁热喝的”

    梁辰秋看了眼里闪着光的男人,从善如流的接过杯子,放到嘴边,眼看就要喝下去,她又突然放下,突然的开口

    “下药了?要毒死我?”

    “怎么可能!!”

    王格致气的脸红

    “我是个医生,怎么可能做害人的事情”

    一怒之下,他拿过药,自己喝了两口

    天!!太,太特么苦了,王格致的眼泪当场流了下来,呜咽着都说不出话来

    梁辰秋僵硬了一下,声音中有种不易察觉的慌乱

    “我开玩笑的,没有怀疑你……别哭……”

    “哭个屁,老子就是黄连和苦参放多了,苦的难受”

    这句话吼出来后,两人间安静了起来,梁辰秋眯了眯眼

    “哦?”

    王格致简直想要扇自己耳光,说啥不好,把这事说了出来

    “嘿嘿,都是为了你的身体好……”

    迎着对面人洞悉的眼神,王格致说不下去了,低垂着头

    “我去换一副”

    等男人离开病房,还躺着的梁辰秋突然笑出声来,伸手拿过男人忘在桌上的、喝了一半的奶茶,喝了起来

    房门口,刚转身往回走的王格致脸红成一片,她……

    怎么喝自己喝过的东西啊!——

    那是一个下午

    两人躺在医院楼下的凉亭下休息,微风拂面,一切都很舒服

    王格致忍不住的瞟瞟身侧的人,这人也长得太好看了吧,说是明星都不为过,如果变成长发……

    “在构思你的下一本小黄书?”

    “噗!你说什么呢……我早就……早就洗手不干了……我是正经医生……”

    “我看你好像有点荡漾的样子,你知道的,刑讯做多了,微表情……”

    王格致满脸通红,还有种心思被看穿的感觉,生硬的转移话题

    “那啥,隔壁今天有新出的乌鸡汤,你要不要来点……”

    又是这一套,每次转移话题都用吃的,但是梁辰秋非常配合

    “好啊,别忘了加葱花……”

    王格致提起的心刚放下,女人又开口了:

    “有点无聊,把你的书给我一本,我看看吧”

    王格致:???!!!

    大哥,那天晚上,你看完后我就被关进局子里了,现在还看?而且这是在医院啊,还是大庭广众的

    看出男人的顾虑,梁辰秋给出保证

    “放心,我就看看,不抓人”

    半小时后,梁辰秋一边看一边匪夷所思的读出来

    “老婆大人的话要听从……女朋友如果喜欢别人肯定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对,需要自己检讨……时刻要将女朋友放在第一位……”

    王格致没脸听,半转过头,也就错过了女人眼里的冷芒

    “写的不错嘛,你,很懂啊……”

    王格致心里突然有点慌乱,忙不迭的解释起来

    “我懂个屁,这都是我从小说里看的”

    梁辰秋微冷的表情轻松了几分,随即有点怀疑

    “什么小说里写这种东西”

    “你不懂,现在的小说里都是这些,这就是流行趋势,女孩才是最尊贵的”

    说着,梁辰秋把自己的阅读软件打开,递过去

    梁辰秋看了一会儿,手滑动了两下,再说话时满是笑意

    “你是不是不知道,网站有个东西叫做标签?”

    嗯?标签?

    王格致一脸莫名的接过手机,才发现,自己的网站,标签一直固定在“女尊”!!——

    多年后,两人早已经成了情侣,梁辰秋进了萧叶所在的特种部队训练,却遭到了不公平的待遇,即便一同参训的人都已经开始轮岗,梁辰秋还是训练生,每天都要接受非人的训练

    王格致气的双眼通红

    “他这是公报私仇,我要去砍死他!!”

    电话那头传来爱人的轻叹

    “你理智一点,这样解决不了问题,我想萧中校还是在为以前我设计他的事而生气……”

    “那关你什么事,是我要帮兄弟的啊,你只是帮我罢了,而且,作为一个训练官,难道不应该公私分明吗,怎么能为了一己之私这样对你……”

    王格致挂完电话后,还是抑制不住担心,仔细想了想,决定去找两位兄弟商量一下,好歹现在他们和萧叶都是一家人,应该好说话一些吧

    于是当天晚上,陈见白找到萧叶

    “以前的事,你还介意?”

    萧叶愣了下,立马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听门卫说,王格致今天来过,为了谁不言而喻,萧叶没讲话,而是拍拍陈见白的肩膀

    “你有没有想过,王格致肯定不止找了你,但为什么……”

    是啊,王格致这个大嘴巴,肯定还找了陆未,甚至还可能找了孟乐乐,但是却只有自己来找萧叶……陈见白立马反应了过来,他确实不是很通人情,但不是傻,只是对朋友关心和信任,有时候会蒙蔽了眼睛.2qq.còм

    当天晚上,萧叶抱着乐乐,想了想,还是问了句

    “你怎么不问我?”

    孟乐乐头都没抬

    “我相信你啊”

    萧叶笑了,开始缓缓说起来:

    “最早一次见到梁辰秋的名字,是在一场军事模拟游戏上,那是一场红蓝军对抗,以前的记录一直是我保持的,但是某一天,有人告诉我,记录被破了……我很高兴,调取了录像”

    “指挥者就叫梁辰秋,我同校师妹,指挥系天才,她的确胜了,还是大胜,但是……一组探查队被她完全当作了诱饵,那组数据惨死……”

    “虽然只是数据,我却很难受,我非常不喜欢不珍惜士兵性命的人,这样的人,能做一个阴谋家,却永远不会成为一个好的指挥……”

    “不想冤枉她,我还调取了她的其他资料,发现都是这样……这是一个极其有才华、却极其喜欢玩弄人心的人,甚至有时候不择手段……”

    “她不把士兵当作战友,而是当作自己手下的棋子……我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当场给了永不录用的评语……然而事后又忍不住有些惜才,最后借着别人的口告诉她,去警察岗位历练2年,看能不能增加责任感……”

    萧叶顿了顿,叹口气

    “去年,我本来觉得历练效果一般,打算继续下放她……但是,新时代之后,华国冲的太快,已经成为众矢之的,有些地方已经开始不安分,我们需要一个玩得转各方人马的人加入……”

    “所以你让她去特种部队了?”

    “嗯,我想要直接敲醒她,管理一个国家确实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有的人霸气、有的人温和、有的人亲民……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任何一个指挥家、领导者,都要知道人命有多重要,我们有心计,但绝不滥用……还有就是……”

    萧叶低下头,摸摸孟乐乐的脸

    “你不是一直想要增加女性的社会地位吗,没有什么比一位女性的军队领导者更有用了……”

    孟乐乐愣住,心下五味杂陈,是的,她一直有这样的打算,包括在科研上,她给女性了更多的选择空间,她一直想办法改变那些掩藏在社会表层之下的陈年旧习,有点不公平的说,如果两位就职者,条件相当,她会优先选择女性

    这或许有些性别歧视,但是要想打破原有的性别歧视,一味的公平对待是不行的

    没想到,萧叶也注意到了这点

    “那,她什么时候,才能达到你的要求”

    萧叶吻了下女孩:

    “等王格致提着刀来我们家,要砍我的时候”

    孟乐乐笑了,这话听起来像开玩笑,但是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一个人惯于玩弄人心了,在男女交往中,也会不自觉的带上了这些

    王格致坚定的认为萧叶在报复,这可不正常,而上门约谈,也不是他这样一根筋又傻乎乎的人的做法

    或许,是有人这样告诉了他,让他深信不疑

    而这真的是抱怨吗?未必

    相比于抱怨,这更像是在挑拨

    让大家认为萧叶在公报私仇,认为他对当年的事耿耿于怀,这是一枚种子

    语言真的是门艺术,人心更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