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

作品:《公主乖乖被调教by元 媛

    公主乖乖被调教by元 媛 作者:元 媛

    分卷阅读1

    提供txt ud jar手机书免费下载

    此书由群聊社区的(霜儿)制作,(霜儿)欢迎你!

    《公主乖乖被调教》(月老有点忙8)作者:元媛

    出版日期:2010年1月22日

    【内容简介】

    呜呜……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再过不久就要成为人妻

    怎么可以对一个大叔脸红心跳呢?

    可是啊,大叔真的看起来很可口耶!

    自从她离家出走被大叔“捡”回家

    两人朝夕相处,她脑海里都是一幕又一幕的养眼画面

    到了晚上,他更是直接成为梦的男主角……

    哇!她真的变坏了耶!不但逃婚,还变成色女一枚

    一向被保护得好好的小公主终于动了凡心……

    偏偏他虽然爱逗她,却根本不敢“动”她!

    她越想越闷,忍不住喝酒解闷

    结果那天晚上,她又作了梦

    这次的男主角超级真实,她也很配合地“卖力演出”

    第二天醒来,她才知道那居然不是一场梦!

    她这个小红帽还来不及窃喜终于被大野狼吃掉

    她那位“未婚夫”就等不及跑出来,扰乱一池春水…

    楔子

    公主——这两个字几乎可以说是为汪语茉而诞生的。

    她出生政治世家,有个已退休的将军祖父和议长父亲,母亲是名法宫,上头六个哥哥不是律师就是医生、不然就是从政……简而言之,汪家可说是位在金字塔顶端,政商关系

    良好,在商界及政界皆拥有无法动弹的地位。

    而汪语茉则是汪家三代以来,唯一一个出生的女娃儿。

    听说当她还在汪母肚子里,祖父一听说肚子里是个女孩,开怀不已,甚至亲自布置属于她的房间,还买了一堆女娃儿玩具——而她的房间隔壁则是祖父的房间。

    至于早就期盼有个女儿的父亲更是开心得逢人就说他即将有个女儿,而六个哥哥也很欣喜有个妹妹。

    她的出生,可说是众人期盼,一生下来,就注定有如公主般的人生。

    她受尽疼宠,向来严肃得让人不敢违逆的祖父一抱着她就立即化为棉花糖,不顾曾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帮她换尿布、喂她喝奶、逗她笑,甚至还不准别人跟他争着抱她。

    老太爷的威严可是没人敢违抗,汪家男人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女儿、妹妹被个霸道老人独占。

    汪语茉自小要什么有什么,甚至不用她开口,家人就会为她张罗好一切,她是在众人宠溺下长大的小公主,他们不忍她受到任何伤害,将她呵护备至,甚至为她规画好未来的

    一切。

    十八岁时,她照着家里的希望和从小一起长大的清黎哥订婚。

    清黎哥大她五岁,两家是世交,她从小就认识清黎哥,可说是跟在清黎哥身后长大的,清黎哥对她很好,从小就把她当公主般疼爱,她也很喜欢清黎哥,他是她梦想中的白马

    王子,嫁给他是她自小的愿望。

    两家早决定了,在她大学毕业后、二十三岁的生日那天,就让她和她的清黎哥结婚。

    她一点也不反对,和清黎哥结婚很好呀!

    而再过两个月就是她二十三岁生目,也是她和清黎哥结婚的目子,这是她期盼已久的。

    只是……

    汪语茉轻轻摸着眼前的白色礼服,削肩的设计带着梦幻的感觉,白色的丝绸与蕾丝层层叠叠地在地上流泄美丽的光泽。

    她知道穿上这件新娘礼服的她美得就像童话里的公主,早上她试穿时,她看到众人的惊叹,也看到清黎哥眼里的惊艳。

    而她,笑得羞涩,对于嫁给喜欢的人,她期待不己。

    只是呀……夜阑人静时,期待褪去,心头却涌起一种其名的空虚,而这种空虚的感觉随着婚期接近也更让她迷惘不安。

    就这样嫁给清黎哥吗——这句话不断地在脑海回荡。

    她不是排斥,毕竟她喜欢清黎哥,只是就这样嫁作人妇让她觉得人生中像少了什么……

    二十三年来,她是在家人的疼爱中度过的,他们为她安排好一切,她也自然地照着家人的意思,她知道他们是为她好,她也知道嫁给清黎哥,他对她的疼爱不会输给任何人。

    她是人人钦羡的汪家公主,只是……此刻,公主迷惘了。

    就这样嫁人吗?

    摸过礼服的手指有着迟疑,明明是期待已久的,可是心头却又有着说不出来的旁徨,让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只能一再自问。她真的就要这样嫁人吗……

    第一章

    三百二十八元……

    看着掌心仅剩的钱,汪语茉不禁瘪嘴,一双好看的细眉也皱得紧紧的,心头有着万般的无助与慌乱。

    是,她离京出走了——趁着家人都不在时,她若无其事地在院子里闲逛,然后在守卫没注意时偷偷溜出家门。

    怕被家人找到,她上了火车,选个离家最远、最不会被找到的地方,来到偏远的东部。这地方,她还是第一次来到。

    下了车,她乱逛着,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听到经过她旁边的情侣说了什么桃花季,一整片桃花很漂亮,她听了好奇,也就跟在后面……

    然后,来到一座高级的度假中心,太阳正要西落,她的肚皮也发出咕噜声,这才想到自己逃离家后就没吃过任何东西。

    第一次听到自己的肚子叫,她羞窘地捂住肚皮,害羞地瞄着四周。

    还好,没人听到。

    她松了口气,伸手掏出身上仅有的钱,然后愣在原地。

    她匆匆逃家,也没想太多,加上自己平时也没在用钱,她想要的东西家人都会帮她备好,就算出去逛街,也只要刷卡,让家人帮她付帐就好。

    所以她随手只拿了两千元出门,辗转付了几笔车钱,只剩下手上这三百二十八元。

    三百二十八元够买东西吃吗?而且,住的地方怎么办?她再怎么天真也知道三百二十八元绝对不够住饭店。

    咬着唇,汪语茉很是无措,她没想太多就溜出家门,结果现在却落得这窘境,她要打电话回家求救吗?

    可是她才离家第一天而已,就这样放弃她又不甘心,那她离家的意义是什么?

    她不是叛逆,也不是想逃婚,她有留信给家人,说她只是想一个人独自喘口气,在婚礼前她绝对会回去。

    她相信家人此刻一定已经看到她留的信,也可以想像家里绝对已经鸡飞狗跳,他们一定到处在找她。而只要她一通电话,他们绝对会飞奔到东部来。

    然后她会被带回家,继续过着小公主的生活,等着当美丽的新娘,当一只爱人保护宠爱的全丝雀。

    汪语茉垂下眸,心里有着对自己的沮丧,没想到离开家的她,什么也办不到,只能无措地站在街上。

    “汪语茉,你好没用。”咬着唇,她对自己这么说,心里有着说不出的挫败感。

    紧握着手里仅有的钱,她沮丧到几乎快哭出来了,身旁的人纷纷快乐地走进前方的度假中心,没有人理会独自站在路上的她。

    天色渐渐暗下,只剩一抹黯淡的晚霞镶在天边。一滴眼泪从眼眶滑落,汪语茉伸手用力抹去,吸吸鼻子,转身看向超商前的公共电话,叹了口气。

    她的第一次离家出走,就这样结束了……

    浓浓的挫折感压抑在心头,让她忍不住流下眼泪,她赶紧低下头,怕被人看到。

    “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哭?失恋了吗?”一抹阴影笼罩她,醇厚好听的嗓音从上方传来。

    汪语茉愣了下,立即抬起头——对方长得很高,又背着光,她看不到他的相貌,可高大的身材让她直觉往后退了几步,有点紧张和丢脸地擦去脸上的泪。

    一包皱包包的面纸递到她面前,汪语茉再一愣,这才仔细看向男人,晚霞徐徐落下,街灯随即亮起,让她清楚看到男人的模样。

    男人长得很高,她几乎要很辛苦地仰高脖子才能看清楚他的脸,这一看,汪语茉不由得傻了眼,眼前的男人出乎意科地好看。

    长得俊的男人她看了很多,六个哥哥统统都是帅哥,就连清黎哥也是俊雅过人,让她觉得天下最好看的男人都在她家了,对俊男她已经免疫了。

    可这男人跟她身边的男人感觉不一样,六个哥哥五官斯文,个个都是精英份子的模样,而眼前的男人却穿着洗得泛白的牛仔裤,脚下踩着黑色球鞋,身上套件黑色t恤,过长

    的头发微乱,看起来不修边蝠。

    而长相……过浓的眉,薄薄的单眼皮,鼻梁还算挺,嘴唇略宽,刚毅的下巴有个凹痕,五官分开来看很普通,可是组合在一起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长得粗犷,又极高大,贴着t恤的胸膛壮硕,卷起的袖子露出结实的手臂,就连牛仔裤也紧紧服帖着颀长的双腿,看起来一点也不斯文,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魅力。

    汪语茉忍不住想到一句巧克力广告语——“金莎魅力,凡人无法挡”,对,就是这种感觉!

    他像巧克力,虽然少了美丽的包装,可一点也不影响他的魅力,而那双单眼皮正直勾勾地看着她,见她一直都不说话,浓眉轻轻一挑,简单的动作却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性感

    ,让她忍不住红了脸。

    见她突然脸红,方尔杰的眉挑得更高,早习惯这种反应,唇瓣轻佻地微扬。“不哭了?”唉!人长得帅就是这样,不用说什么废话,就能让女人止泪。

    方才他就看到这女孩独自站在一旁,会注意到她,当然是因为她是正妹。

    虽然年纪看起来满小的,不过长得像洋娃娃,雪白的皮肤,小巧的巴掌脸,大大的眼晴,小小的鼻子,粉嫩的唇瓣,及肩的乌黑长发,清纯的气质,再加上身上的名牌洋装,

    站在路上轻易地就招人注目。

    他当然也忍不住被吸引目光,正妹嘛,谁不爱看?他还想小妹妹大概是在等朋友,谁知道她站着站着突然哭了出来,虽然她马上低下头,可他还是看到她那种可怜兮兮的表情

    ,那种无助和慌乱让他感到奇怪。

    是说也不关他的事,可是见她头越垂越低,好像越来越难过的样子,方尔杰就忍不住上前了。

    没办法,他就是见不得女人难过,让女人哭可是一种罪过,看到一个女人哭而视而不见,更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恶。

    所以啦,他只有好心地上前安慰了。

    “面纸,还需要吗?”他摇摇手上的面纸

    分卷阅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