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6欺骗与否

作品:《心有恶念

    第46章  欺骗与否
    刚过完小年,公安局都洋溢着一种春节即将来临的轻松气氛。
    忙碌中带着十足的干劲,民警办公室里的交谈总会掺杂几句闲聊。
    “诶,你今年带你媳妇回老家还是去丈母娘家啊?”
    “丈母娘家,去年回的我家。”
    “过年值班你排的初几啊?我大年初一,我家熊孩子闹着要去外面旅游,嗐,也不知道我这赶不赶得上。”
    “初六,咱俩换下就成,我孤家寡人,在哪过不是过啊。”
    “小刘,今年是不是带女朋友回家见家长啊?”
    “我挺想的,哈哈哈哈,但我女朋友还在考虑。”
    年前公安局有好几起案件在侦办,每个小组进展不一。
    莫林他们组已经抓到了犯罪嫌疑人,现在就是审讯了,物证和口供都齐全,基本就板上钉钉的事。
    莫林熬了两个通宵找到线索,老高他们说会负责审讯,让他先回家休息会。
    他刚出办公室,就看见接待的小民警急匆匆往这边冲。
    “莫哥,办公室现在有人有空吗?”
    “没,办公室就老高他们,等会儿审刚抓回来那人,怎么了?”
    “我爸脑梗被公园晨练的大爷大妈送医院了,刚通知的我,现在有个女的来报失踪,她对象失联两天了。”
    “好,你先去医院,打车去,别急,人都送到医院了,这会儿肯定在抢救。我来处理这个案子,你先带我过去。”
    你坐在接待大厅,看见刚刚的民警带着一个穿着休闲夹克的年轻人边说着话,边往这走。
    “你好女士,这位是莫林警官,他会负责给你做笔录。”
    你点点头,直接问了,“好,请问什么时候可以帮我定位下他的手机?”
    “先别急,定位必须要先立案,再进行审批,而且公安局并没有定位设备,需要相关部门配合。你和我说明详细情况,先立案吧。”
    说话的是刚才的年轻人,他相貌温和,虽然没有穿警服,但依然有种让人信服的镇定。
    “好。”
    他坐到电脑前,开始询问你详细的情况。
    “你之前说,他失联超过48小时了是吗?除了他本人,你有和他家里人或朋友联系过吗?”
    “嗯,他父母都在国外,但我有他母亲的微信,我旁敲侧击地问过,最近和他没有联系。他画廊那边请过假了,和经理确认过。他相熟的朋友我也都问了,并没有接到过他电话或者消息。如果需要,我可以给你看聊天记录。”
    “这个倒不用,只要确保真实就行。他去川西有和人结伴吗?”
    “没有,他从大学就自己去过很多地方,我们十月份认识,到现在,这是他第三次独自出行。”
    “你是说他之前两次并没有发生这种情况?”
    “嗯…之前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只是相熟的邻居,或者比较好的朋友,并没有天天联系,像现在交流地这么频繁,所以我不知道以前有没有。”
    “你向当地警察确认过,没有年轻男子发生车祸是吗?”
    “是的。镇上和县里我都问过。”
    “他离开当天,你送他了吗?”
    “没有,当时是周二,我要上班,他自己开车去的机场。”
    “也就是说,你最后一次见他是周二早上。”
    莫林在思考会不会有周二就失踪的可能,但很快被否定了。
    “对,但是我们周四还通话过,他很正常。”
    “那时候大概几点?你们说了什么?”
    “嗯,八九点,稍等,我找下通话记录。
    是晚上8点45分,我就问了他吃饭习惯吗?那边天气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适应,节日热闹吗,这些常见的话题。”
    “他当时怎么回答的?”
    “嗯…我想一想,他说当地人口味偏辣,所以吃得比较少。
    都是晴天,温度比较高,当地百姓也挺热情的,很好相处。对,大概就是这样。”
    莫林记录完你的回答,拿起手机按了一会儿。
    “尧女士,你确定没有听错或者记错吗?”
    “没有,因为他说旅馆信号不好,不能视频,我就和他通过一次电话,不可能记错的。”
    莫林转过手机,对着你,“可是那里从周二到周五都在下雨,没有晴天。”
    你整个人都有点懵,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打电话问了当地警察,但却从没想到要查询天气。
    这么明显的错漏,是怎么回事?
    嗓子仿佛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过了好一会儿才问出,“你…什么意思?”
    莫林冷静地看着你,“我不知道他在哪里,但他之前应该不在川西,甚至从没有去过。”
    “可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莫林想要对你解释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只是问道,
    “可以给我看看你和他的聊天记录吗?”
    “当然可以。”你立刻解锁,调出你们从周二开始的对话。
    “这是他平时的语言习惯吗?因为你和他非常熟悉,有没有让你觉得奇怪的地方。”
    你再次审视你们这些对话,其实这两天你也仔细看过,但并没有哪里不对。
    “虞开阳和我在手机上聊天,确实会比较黏糊,但我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你身在其中,可能反而不容易发现。我需要收集你们尽量多的聊天记录,根据足够的样本去分析。”
    你庆幸自己从来没有定期清理微信的习惯。
    “好的,没问题。”
    “尧女士,我会尽快申请定位虞先生的手机信号,请你回去等消息吧。”
    “…好”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
    你坐在车里,一时间全身发冷。
    如果没有去的话,那些照片是哪来的?甚至还拍了当地的特色小吃。
    对话也平静地像平常一样。
    这两天是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所以才没有继续和你联系?
    他要做什么隐秘的事情,不告诉你吗?
    你一直相信人性本恶,看过太多侦探小说甚至犯罪作品,你不怕以最坏的想法去揣度他。
    他是不是那种电影里表面衣冠楚楚,内里隐藏恶魔的成功人士?
    你甚至都猜想难道是多重人格?可是哪有这么巧的,想叫什么人格出来就能出来,要这样的话,这病都不用治了。
    如果他遇到坏人了呢?前面三天制造假象,之后再动手,不让人立刻发现?
    回到家里,满脑子都是各种奇怪的想法,你根本睡不好。
    索性起来,你打开虞开阳的家门,准备仔细搜索,看看是不是真的有秘密。
    你想要排除他是坏人的可能性。
    每个房间你之前都去过,所以不仅是表面。
    柜子里每个角落都得敲过去,看有没有暗格。
    抽屉拉开,摸一摸看不到的顶部有没有粘着什么。
    沙发底部,趴在地上拿手电检查。
    客厅的吊灯,你都搬来家用梯子,看里面是不是放了什么。
    衣帽间东西很多,一堆一堆搬出来,检查有没有不同于他穿衣风格的,或者其他人的衣物。
    厨房里的刀具是否齐全,包括几把水果刀。
    但,什么异常都没有。
    你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好还是不好,也许他还有另外的房子。
    筋疲力尽地忙碌了三个多小时,再加上昨晚没睡好,你终于有了倦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