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辣

无非南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无非南墙: 她/他是唯一一个

    “如果这个机会你给了别人,别的女生也会留下来的,”吴非拨弄着自己的发尖,“你长这么帅,又有钱,谁不喜欢你谁就是大傻子。”
    “可你并不是为了那些才忍耐我的,”季南渊靠在窗框边,伸手触碰到爬在外墙壁上的藤蔓,“你喜欢我,只是因为我。”
    是肯定句,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贪图你的美貌?”她有些好奇,假装做作道:“我苦心积虑就是为了当豪门娇妻的,别给我戴高帽子。”
    他眯眼轻笑,“好,我当你同意了。”
    “啊?”
    “娇妻你做得好吗?我觉得你可能不太擅长。”植物的表皮粗糙,却不至破皮,他收回手,看着泛红的指腹。
    吴非惊坐而起,深感无语的同时抓起手机,“季南渊,你也太图谋算计了,我根本没那个意思只是举个例子,婚姻怎能儿戏!”
    “你看,我就说你不太行。”
    “……”
    “还生气吗?”
    “嗯。”纯属赌气。
    他叹了声,转头往浴室走,“那我只能麻烦爷爷派车去接你过来,然后亲自安抚你。”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季南渊还有黑色幽默呢?
    “你可别把我气死就行!”睡意全无,她干脆走到阳台,坐在了沙发上看星星,“你上次说不要看新闻,我一直没看,现在能告诉我了吧,是什么事情?”
    他拧开水龙头,挤了些洗手液到手心开始搓揉,“当时有一些企业和工厂被查封,主要是陆家在清理门户,可其中有几家牵扯到利益关系,彼此间闹得不是很好看。有一些捏造的花边新闻是胥禾故意放出来混淆视线的,但我需要消失一段时间,所以当时那样对你说了。”
    “噢……我还以为是吴冕失踪上头条。”
    “那个……也算其中之一。”
    流动的水声停了下来。
    “如果我看到,没准很高兴也说不定,”吴非抠着手指甲,“但还是谢谢你没有杀了他,活着受折磨比较适合他。”
    对面的沉默大概率是不知如何开口,她清了清嗓子换了个话题,“我不太懂你们那些事情,我觉得我不知道比较好一点。不是说我不关心你,你不要误会,如果你想要和我讲,我很愿意帮你分担。”
    “……好。”
    吴非想了想,还是决定问出最关心的问题,“你爷爷和你说了什么呀?”
    “谈了一下家里生意的事,”他离开浴室,视线随着窗外瓦片相交迭的纹路往远方看,“还有想要见见你。”
    “见我?”
    “嗯,我说等过段时间,会征询你的意见。”
    “过段时间?”光是听到要见面就够紧张了,一时半会儿也不是缓冲期能解决的问题。
    季南渊倒是很给台阶,“我不是还在追求你吗,总要正式一点。”
    正式这个形容词听起来很好,但也不一定是100%的好,越严谨,责任越大,能犯的错就越要少。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她总感觉许多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又不明白为什么要走个过场。
    想要逃避,但是并不现实。
    麻烦,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好麻烦,为什么不能简简单单谈个恋爱呢?为什么所有事情发展下去都会有尽头,最终浓缩成一句话能概括的结果?
    麻烦,麻烦死了。
    ……
    可是他已经尽最大可能的照顾自己的感受了。
    他说会处理好的,别担心,他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她相信只要她说“我不愿意”,他也会点头说好,这份底气是如此的有恃无恐。
    他做了这么多让步,她是不是也该努力一点呢?
    就算她一步都不用走,可是因为喜欢他,所以想要让他不那么辛苦。她想自己应该示些好,哪怕被当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笨蛋,那也是她心甘情愿的。
    “……”吴非的脚搭在扶手上,虽然形象很不淑女,但是福至心灵,“季南渊,我们在一起吧。”
    “……”
    她侧过脸,靠在抱枕上,“电话里这么说还挺不正式的,下次见面再问你好了。”
    想到季南渊此时此刻的表情,她又忽然笑了起来,“如果你很想要见到我,你爷爷也方便的话,我可以过去哦……不过那里是随便打个车能去的吗?”
    吴非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见家长,她一直都是死到临头就躺平的性格,虽然这么说有点夸张了。
    更困扰她的问题其实是,这么晚了,老年人真的不用睡觉吗?还是说这个爷爷其实只是个辈分称呼,他本人是小白脸上位,今年年方叁十?豪门嘛,有钱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大院?大院看起来气派。守卫?守卫看起来也很专业。家族文化底蕴气息浓厚,吴非也懒得装什么闷头本分的形象,左顾右盼恨不得脖子再长一点。她当然也奇怪季南渊去哪里了,不会真的要放她一个人“面圣”吧……
    瞎七八糟的猜想终于在见到真人后掐断,吴非竭尽全力让自己的惊讶表现得不那么明显。
    爷爷是真爷爷,年龄对得上号。但不是白背心大裤衩那一挂,也不是Polo衫黑皮带那一款,和蔼可亲算不上,冷酷无情也不至于。硬要类比,就是Lana  Dal  Rey   Coast》里车后座叼雪茄的糖爹,虽然他并没有墨镜手杖,也不是外国人五官深邃,但是那个韵味,那个感觉你懂吧。
    假如李响珍在的话,一定已经瞠目结舌,同时不忘初心靠身体本能按下手机快门了。
    吴非深感震撼,眼神已经不知道该往哪放合适,她默默祈祷隔代遗传是真的,季南渊老了也能这么帅……但是这么帅也不好,她压力得有多大啊!
    “吴非小友,终于见面了。”
    “季爷爷好……”她毕恭毕敬,一时不知道还能说点什么,没话找话道:“我看天色已晚,身体为大,您不就寝吗?”
    “哦,我刚从国外回来,倒时差。”
    倒时差不是更应该睡觉吗?她默然,又悟了他身上的异国气息从何而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见到你,”他出声后反倒显出了些亲近之意,“我问题集的草稿只打了一半。”
    吴非听出了调侃,抬头与他对视上后莫名舒了心,“您想问什么?剩下的一半可以留给下回。”
    “倒是没什么非问不可的,我就是好奇,你看上我孙子哪点了?”此问并无恶意,“他脾气古怪,没什么兴趣爱好,十天半月说的话不超过五句,成天又冷着个脸,你和他一起不嫌闷得慌?”
    老人诚心诚意地发问,大有劝阻年轻人不要撞南墙跳黄河的善意。
    她莞尔一笑道:“他的确很难哄,可是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有些答案我没法给您,因为我自己没有细想过。没有人像他一样,这听起来很老套,对我来说,他是唯一一个。”
    他不会一遍遍说“我喜欢你”,也不会24/7随叫随到,他会语出惊人惹你生气,爱得不够主动令你抓狂。
    他能力有限,却在能做到的范围里做到最好了。
    “我其实也有很多问题想问他,但是比起那个,想到只要能见到他,和他在一起这件事,就令我感到满足了。”
    换一个人出现在她出现的位置或许故事会不一样,但是没有人比她更适合他了。
    她在人生路上的每一个选择,每一场失败,每一次淋的雨都让她走到了现在这里。她与他靠近、争吵、相处、分别、等待……所有顺序都乱了套,什么按部就班,全都打乱重来。
    可这不重要,过去不重要,未来也不重要。
    吴非走在前往侧院的路上,感到无比的快乐与充满希望,她忽然觉得自己是值得的。就算她有再多不好,他们未来还会有新的烦恼,那又怎么样呢?
    爱会让人变得勇敢,她可是唯一一个。
    她有多喜欢他,全世界没有人比她更想要见到他。
    她看见他站在门口等待,就像多年前晚自习下课的夜晚。
    她向前跑去。
    【正文完】
    /////
    其实我自己也有点突然!因为原本计划是55章左右完结的,到这里正正好好50章,但是写着写着就到了感觉该结束的时候了。
    谢谢大家这段时间的陪伴,没有你们的留言鼓励,我不会坚持到这里。
    后面会写点番外,如果你们有特别想看的可以留言,我只要写好就会发上来,也不周末定时了,大家可以常回家看看(?)有没有新粮。
    希望你们看得开心,如果非南有带给你们一定程度上的陪伴和安慰就太好了。
    祝你们接下去的人生顺利,健康,快乐多一点,烦恼少一点。不用太勇敢,不要委屈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
    祝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