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番外二】新秘药·这奶少了

作品:《处女调教部(又名:回春阁)辣H

    “是,严大人请。”梁教官起身,恭敬的退到一旁。
    邢露把头埋得更低,绝望的闭上双眸,身子僵硬不已。
    严大人温热的手掌握住邢露一只饱乳揉搓了几下,又接过女官递来的瓷碗,那经验老到的手指一捏,一道细长的白汁就从红润的少女乳头里喷出,打在碗壁上。
    邢露听着那奶水喷在碗壁上时令人羞耻的“滋滋”声,心中更是羞臊,欲往后缩而不得,只能被严大人又揉又捏的,让两只酥乳都喷了许多香甜的乳汁。
    “这奶少了。”然而严大人晃了晃瓷碗中新鲜香甜的奶水,似乎不满意,眉头微蹙了蹙,然后语气平静的说出让邢露听了不寒而栗的话,“应是停了半年药的缘故,拿我最新研制的秘药香乳汤来,再喝上这一服,往后一辈子都无须再喝了。”
    “是。”一名女官领命,离开去拿香乳汤。
    “不!我……我不要再喝了!”邢露睁开眼,尽管惧怕这些人,但还是用尽了勇气抗议。
    香乳汤无解药,但倪姐姐说过,只要停了药,过个叁四年,奶也能停了。然而严大人刚刚说再喝上这一服,她一辈子都无须再喝,言下之意,她岂不是要产一辈子的奶了?!
    如今回春阁已废,这里是璟安王府,她不信这些人敢如此嚣张!
    严大人听了邢露的抗议,也没有发怒,只面无表情地俯视着连反抗都透着怯懦的少女,淡淡的宣判,“由不得你。”
    很快,刚才离开的女官就端着一碗香乳汤回来,邢露即刻便被一左一右两名女官捏住下颚,强迫她张开嘴。
    “唔啊——唔唔……”邢露奋力甩头,却敌不过两个人的力气,只能绝望的任那熟悉的香甜药汁灌入喉咙。见邢露不肯吞咽,女官就捂住她的嘴,捏住她小巧的鼻子,等到她无法呼吸,再也憋不住的时候,只好把药汁全吞了下去。
    “唔——咳咳……哈……唔唔——”
    这般灌了数次,邢露终是把一碗药效永久的香乳汤全喝下了肚。
    “咳……咳咳咳……”反抗时被呛入鼻间的药汁让邢露剧烈咳嗽着,梁大人在这时朝女官使了个眼色,她们就把咳嗽着的邢露拉起来,推到调教椅上,将她手脚牢牢固定住。
    邢露好不容易缓过来时,单薄的里裤也被扯破扔在一旁,大张的双腿间,粉嫩的私处全暴露在众人面前。
    “调教部没了,之前的买主吴大人也不要这奴了,既然之前一直是梁教官在用心调教,这奴就送给你了。”严大人的语气随意得像在集市上问价,在邢露听来却心惊胆战——
    把她送给梁大人?这是何意?难道——
    “谢严大人赏赐,这奴向来有点小倔,待小官将她收作小妾,定好好收拾她!”梁教官在严大人身旁一顿拜谢。
    “梁教官的家事,本官就不过问了。”严大人说罢,带着那叁名女官离开,就剩梁教官和被固定在调教椅上的邢露在院子里。
    “邢小姐——”
    “邢露——”
    “邢小姐,您在哪?”
    “邢露——?”
    邢露在一片混乱的思绪中听见了倪若和丫鬟们寻她的声音,心中一喜,但紧接着又害怕起来。
    她既想求救,却又羞于被大家看见自己这副赤身裸体、淫乱毫无尊严的样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那戴着乳环,还滴着奶水的双乳,是她无论如何也不愿让人看见的禁地。
    “都湿了,还装什么贞洁烈女。”梁教官嗤了一声,已脱了裤子,提着昂扬的阴茎抵在她的处女嫩穴上,一脸的志在必得,“本官现在就破了你的处!”
    “不要、不要……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