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

作品:《念念不忘(H)

    三人晚上在医院的食堂里吃的。
    这时节有的吃就不错了,虽然医院的饭的确有些倒胃口。
    费盛言拿了份检查报告递给坐对面的阮媛。
    韩肃慢条斯理的扒着碗里的饭,一点点声音都没发出。
    报告翻了一两页,阮媛终于找到些眉目。
    “也就是说Necroa病毒可能一开始并不是人感染的……而是从动物身上传过来的?”阮媛问。
    “根据我们最近的调查,有迹象显示存在动物接触感染的现象。”
    “不排除人接触了动物之后被感染,而感染源也许是另一种人没接触过的动物。”
    “那、那些可疑的动物怎么样了?”她莫名觉得这或许是这次疫情的重大转机。
    “嗯,这是最重要的一点。动物们有些出现类似症状但不严重,有极少数的一些已经死亡。只有一只动物,属灵长类猩猩科,并无任何症状且身体健康。”
    “但它身上携带大量除Necroa病毒外的其他不知名病毒,不能判断它是否是感染源。”
    韩肃听不太懂他们所说的专业术语,抬起头默默看了一眼阮媛。
    “韩先生,冒昧唐突了,我心里一直很好奇您此次来冈比亚是做什么的呢,毕竟这里是疫情重灾区。”
    费盛言话锋一转,突然直直看向左边的男人,笑问。
    金丝镜框下端的是一副温和无害的脸,只是眼神隐隐的有些犀利。
    “哦,我啊。费教授可能不知道,我是一名丛林探险爱好者,团队正好到了这里而已,我也没办法。”他耸了耸肩,表示无奈。
    缓缓眯了眯眼,韩肃状似随意的开口:“早就听闻费教授极其苛刻认真,不知这会儿怎么选了一个非本专业的助手,她一向丢三落四的,没给您添麻烦吧。”
    阮媛睁大了眼,瞪他。她怎么就丢三落四的了,这话说的她想掐死他。
    费盛言敛去了脸上的笑意,温柔的眸子看向阮媛,突然正色道:“我选她是因为我相信她,虽然她不是学生物的,但人们常说生物医学不分家不是。还有,小媛的能力我看在眼里,很不错。”
    阮媛微微红了脸颊,对上费盛言善意的眼神,突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韩肃看着阮媛,神色越见深沉起来。
    第二日,阮媛仍住在医院里,只不过小季临时走了,回去给她收拾衣服去了。
    韩肃一直守在她这里,有人来看她就默默坐在外面抽烟。
    这个时间,两人相对无言,都暗自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阮媛,那天追杀我们的人你认识吗?”他手抄在裤子口袋里,身子倚靠在墙上,说话的声音穿透了细小的微尘清晰的传到她耳里。
    她淡淡答到:“不认识。”她确实不认识那人,不过,她认识他的枪……
    韩肃顶着胳膊,半条腿屈起,侧头看向阮媛。
    脸上无甚波动,语气毫无起伏。
    他眼尾不自禁上扬,眼皮子合了下,然后抬眼,眼里的光刹那危险而锐利。
    睫毛颤抖,他又抑制不住的笑了,且笑出了声。
    一个人对不认识的人不会如此笃定,何况有关生命危险的事,大概……真不认识的话也会想想吧。一口咬定,本就可疑,何况……连他都没看清歹徒长什么样子,她又怎么会知道……
    “你……笑什么?”阮媛惊诧,疑心他是在笑自己,便有些微的恼怒了。”你要不要再装样子,你根本就没失忆,倒是骗了不少人吧!”她突然冷声嘲弄,眼瞳黑漆漆的看向他。
    “哦?你倒是说说我都骗了谁。”他从容走过来,理了理阮媛细软的头发。
    阮媛躲开他的手,恨声说:“你别碰我!”
    “阮媛,你真是……拔穴无情啊,那天是谁求着我干她的呢,是哪个小骚货缠着我用大鸡巴操穴呢?”
    男人俯低身子,脸蹭在女人细嫩的面颊上,指尖捏起她精巧的下巴,在她羞恼的要杀人的眼神里嘬了一口有些干燥的红唇,轻轻的似叹息着说:”口是心非的小东西。”
    从前是,现在也是。
    下章上香喷喷的肉,浴室play~
    隔壁也要开车了。一次开两车,好刺激呀~希望我的输入法不会把名字搞错~
    疫情期间,大家注意安全哦!
    病发
    医生进来,叮嘱了阮媛一些事项。
    韩肃在一旁静静听着,不免疑惑。
    “你知道她感染了Y菌液?”
    医生黝黑的面颊上浮起微微的笑,“别担心,阮小姐告诉过我不能说出去。”
    韩肃默了默,有那么点松口气的感觉。
    “不过最好早点找到解药,她之前出现的症状在找到解药之前有可能会再次出现,最坏的情况下半个月后极大概率会不治而亡。”
    “嗯,谢谢,已经有人在配制了。”他摸了把自己的脸,心里不好受。
    例行检查完后,病房又只剩了两人。
    阮媛不想看见他,遂打发他去外面待着。
    他竟还有心情开玩笑,“我走了,你在这等着我,我回去拿避孕套。”
    然后被一个塑料盒子砸中了。
    阮媛从卫生间里出来,隐约感到不妙,似曾相识的感觉顺着她的神经流窜到四肢百骸。
    杯子里里有温凉的水,她仰头,一口喝干了。
    还是渴,水润的唇也渐渐变得干燥起皮。
    她只能早早躺回床上,慢慢的蜷起身子,催促自己赶快入眠。
    睡一觉就好了,快睡,快睡……
    她一遍遍催眠自己,头脑逐渐昏沉,四肢却轻飘飘的仿佛断掉了相连的意识。
    “唔……”不自禁呻吟出声,指节攥紧床单,揪出十个白玉小结。
    松散的病号服也变得紧俏起来,从没有一个扣子让她现今如此烦躁。
    不肯睁眼,手胡乱挥开被子一角。
    身体套在衣服里一直蹭着床单,裤子被褶皱挂住,堪堪褪到了她翘起的臀下。
    “……你在干什么?”
    谁来了?是谁……救救她……
    韩肃来到她的床前,看着她整个人蒙在被子里露出两只白嫩的脚丫。
    他眼神暗了暗,手伸了过去一把握住女人的赤足。
    拇指划过脚心,他坏心眼的挠了挠阮媛的脚背。
    被子里的女人颤了颤身子,迅速提着腿,想把脚收回。
    “出来吧,别憋着自己。”男人放下她的脚,走到床头那儿俯着身低笑。
    想了想又说:“要是你不想见我,我现在就出去。”
    隔着被子,阮媛听到脚步声渐渐隐去,她浑身热着松了口气。
    可一阵静默后,突然沉重的东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躲在被子里,隔着厚厚的棉絮感到有人握住了自己的脖子。
    她心里一骇,急忙挣开棉被,面颊潮红急促喘息着。
    一个高大的影子覆盖住她,她眼前一花,眨眼间被男人抱在怀里。
    “我知道现在是你的病发时间。昨天你早早打了镇静剂睡下了,今天准备怎么抗?”
    他低头埋在她颈边舔了口细长的脖子。一本正经说:“镇静剂有很强的副作用,不如来找我。”
    呼吸的热气窜到她耳廓,他吻上她的耳垂,咬住它,又沉沉开口:“或者说,我还准备了假鸡巴,让它来操你?”
    阮媛心里的羞耻指数和愤怒值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她侧过头避开他的亲吻,一口咬上了他的颈子。
    下了死劲的咬,直到破皮出了血。
    转身到了浴室里,男人抱着她抵在洗手池前,伸手抚了抚自己流血的脖子。
    “真狠啊,不过我任你咬,下边的也可以。”
    她呸了一声,恶狠狠瞪她,但眼神实在软的可以。
    “你不准动,我自己来。”
    她居然说。
    心事
    阮媛闭着眼睛,一点点解开自己的扣子。
    说不上来的,羞耻又兴奋的感觉。
    身体微微颤抖,隐秘的地方如同火热的熔炉,大脑半清醒半混沌。
    身后的男人贴着她站立,浑身的热气透过薄薄的衣衫侵入她的皮肤。
    “你离我远点,我脱衣服。”
    阮媛甚是冷漠的说出这话。
    韩肃松开她的腰身,后退了一步。
    他反常的没有说话,暗沉的眸子看她窸窸窣窣脱衣。
    本以为她会自己过不了心里那关,可奇异的,她动作倒是很迅速,甚至衣服都叠的整整齐齐。
    蓝色的胸罩和内裤堆在那堆衣物上,明晃晃的扎眼。
    韩肃看着那方亮色的布料,脑中闪过几秒前抓人眼球的画面。
    凹陷的纤腰,细的不盈一握。背对着自己的身子在暧昧的灯光下白的分明。两只浅浅的腰窝处隐隐透出漂亮的粉色,性感的晃荡,摇摆,一秒让人遐思冲动。
    喉咙滚了滚,咽口水的声音只有他自己清晰。
    缘起少时的吸引,直到现在仍余威不减,心心念念,兜兜转转,发觉自己从未忘记,中了毒的又岂止是她……
    他从后拥她入怀,吻上她赤裸的背。
    暗叹自己不知长进,十八岁都能压抑自己,仅有的冲动也能渐渐消止。二十七岁却心事未竟,纠缠这些年月,到底执念深深。可她的心,仿佛若即若离,待他伸出手要抓时,连踪影也无。
    放了水的浴间,潮湿氤氲。朦胧的水雾中,男人撑着胳膊抵在湿滑的墙上,身下是迷离的女人。
    窈窕的身影曼曼娆娆,似镜中花,似水中月。他眼瞳森森,突然有些戾气。
    掰过她的头,舌头直接进去,连润湿的时间都不曾停留。
    捉不住她,便纠缠一辈子吧连问都不必,他所有离经叛道的事都给了她,而她的一生,大约再也不会遇到如此执拗且纠缠不放的人……
    他撕开避孕套的袋子,取出来展开,撸了撸自己蓄势待发的阳物。
    圆圆的口套了上去,只停在柱身前小段处。
    “前一次我忘了准备避孕套,这里有药吗?”他笼罩着阮媛,身体紧紧贴在她后背,底下的物事略略陷了头进去。
    过了很久,他听到女人有些沙哑的声音,“那天安全期,没事。”
    “嗯。”他送进了里面。
    “以后都会准备安全套,你不必吃药。”她听着他在头顶说话,声音混了水汽,低低沉沉的。
    “啊~”她叫了一声。
    半截全进来了。
    破开的软肉附在勃起的柱身上,表皮的筋脉支棱着碾压长长的甬道。
    “水很多。”他看着他腰腹前饱满的臀肉,被自己一耸一耸的拍击着起伏。眼尾浮出上扬的曲线,突然心里满了。
    “你说,媛媛,我们俩这样算不算是炮友的关系?”
    他低头啃咬着女人软软的耳垂,撑着她的身后挺动,又开始说些骚话。
    几分钟前那个自嘲的男人消失的干干净净,他甚少回想这些事,但有些伤口看似愈合了,其实只要一点撕扯,就能赤裸裸的流血。
    求我
    “啊~不~太深了……你慢点……”阮媛软在他身下,像被人抽打的嫩苞,一点点颤着花枝,透着凌乱的凄美。
    男人不说话,只一个劲儿顶着她,鼓鼓的囊袋啪啪啪打在她臀上,声音在这潮湿的洗浴间分外突兀。
    淋浴头搁置在地上,呲出的水花朝上四溅着。纷飞的晶莹飘飘散散,未落的一瞬凝结在空中,氤氲着水汽,弥漫化了水雾……
    两人谁都没有闲心去管,放任那水崩到四周。
    瓷砖的墙面凉滑湿润,阮媛侧脸贴着水迹淋漓的地方,又娇又媚的呻吟。
    喘息声像呼吸过度的病人,他喉咙起起伏伏,颈脉突起的分明。偶尔溢出压抑的嘤嘤呜呜,混杂在肉体激烈撞击的声音中,微弱的可怜。
    阮媛没有一丝清醒的意识,她只能随着男人的鞭挞化成了一汪春水。
    束发的黑色头绳早不知丢到哪里,散乱的发丝缠缠绕绕,落了她半个雪白的背脊。
    惊人的艳,乌发白肤红唇。
    水雾模糊了视线,她抵着额呼吸,像深冬的夜里窗玻璃上指尖勾勒的花,愈加朦胧愈见清晰的美丽。
    他深深看她的身体,水珠附于颤动的眼睫,顺着他的面颊流到下颌,一瞬的啪嗒声几不可闻,滴在了女人的背上,吻过她的皮肤,滚下含于其里的脊柱骨。最后,湮没在臀缝间。
    脚边湿透了,韩肃一只脚掌踩在水迹蔓延的地上,岿然不动。另一只脚驽起,脚背紧绷,半条腿从后跨过女人修长微颤的腿,抵在阮媛身侧。
    这是他自激烈的动作中骤然停下,重又覆身而上的姿势。
    沉甸甸的囊袋晃荡着,积存的精液还未及泄出。
    粗硕的棒子换了角度进入,斜了些弧度乱戳着穴内的软肉。
    “是这吗,媛媛?”他突然出了声,音色凉凉的辛辣,像喝了白酒,喉咙嘶哑。
    他手指向下探去,揉捏着那方小穴外凸起的豆豆。
    女人身体急剧抖了下,她突然抓住那只肆虐的手,指尖狠狠掐进肉里。
    “别碰那儿!你……放开!”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说着他狠狠的耸臀,后突然整个身体利落退出。
    被迫大力吞咽的小穴骤然失了肉物,张圆了嘴倏忽开合着,里面的媚肉搅和黏腻透明的水渍,渴极似的细细蠕动起来。
    阮媛撅着屁股,停在那面凉滑的墙前,不自觉摇摆腰肢,被欲望烧的又混沌起来。
    噬人的热浪一波一波向她滚来,她已无力招架,身子扶着墙要滑下来。
    身后的男人慢慢凑近,故意折磨她一般,赤裸的身体磨蹭她,皮肤摩擦皮肤,越来越黏,越来越热。
    分明已青筋勃起的肉棒却不进入她,只支棱着翘起,绕着女人滑嫩的屁股的打转。裹着安全套的顶端,戳刺着屁股尖,点了点她的臀。
    覆在她身后,他侧着脸,躬了躬身子。掐着她软腰,略提起她的身子,交颈和她激吻。
    吞咽口水的声音,只有两人听见的隐秘。疯狂交换着彼此的唾液,暴力扫荡对方的口腔,每一寸,这所有的,都是他的。
    她在这令人窒息的空间里,手偷偷自身侧抬起,往下抓住了男人的阳物。
    颤巍巍的,她一只手放进底下羞于触碰的穴口,闭眼掰了开来。
    半握着滑腻的柱身,导着它就要往里入。
    “求我。”他突然手覆在她手上,在躬身进入的前一秒,咬着她的下唇,如是说。
    矫情
    唇齿若着了火,汤伤了般,再三磋磨着不可开口。
    她突然有了情绪。
    求他的这般事,她不是未做过。
    可如今她清醒着,怎么能如车上那样毫无芥蒂的放肆?
    手心里握着他的这截硕物,她停在这里。
    穴口的晶莹湿漉漉的,水迹如同蜜露轻巧滚过丝绒般的花瓣。
    谁都没有动,一个在踌躇,一个在静默。
    同他到底认识了这么多年,那些糟糕透了的事,她一直不能忘。但执拗的自己又何尝不是纠结着过去,每每看到他,不平静的或许反而是她。
    为何不能放下自己突然莫名的矫情?
    至少不是……别的人,不是?
    “求你,求你,求你……”她仰了头,眼看着他,软了音一叠声说。
    “求我什么?”韩肃问。
    他瞳孔黑的纯粹,半长的眼睫垂低,被水汽漫过,一丝光也无。
    站在她身后,他这样看她。
    “求你……操我,求你干我求你用肉棒操我的小穴!”仿佛只要起了头,就能无所谓的继续接下来的话。甚至连犹豫都无,像是脑中演练了数次,宣之于口,反倒提着的一口气松了。
    男人明显愣住了,手指抚着女人细长的脖颈,指尖顿在了那里。
    然后是沉沉的笑,朗朗的笑,继而忽然大笑起来。
    声音响在这方寸间,胸腔震动着反复摩挲阮媛的背。
    突然觉得,在她清醒着的时候,说着这种话,到底是如何的心不甘情不愿。真是别扭的可爱。
    她也愣住,不懂他为何笑。
    不曾见过他这般笑。
    可突然又愤怒羞耻起来,这狗男人莫不是笑话她?!
    她撇过了头,决定不理会他,手下却仿佛一个不小心捏着那肉棍子一下。
    耳畔听见身后人嘶嘶的抽气声。
    阮媛冷笑道:“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磨蹭什么?难道不行了?”
    接着身体被骤然入侵。
    她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未尽的尾音被堵在嗓子里。
    他一下下撞在她身体里,骨节分明的大手掐着她一侧腰,坚实的臀如同打桩一般起伏不停。
    手指掰过她脸,迫她往后仰头迎上他微凉的唇。纠结着唾液,舌头吸吮的声音啧啧作响,隐在淅沥的水声中。
    他喘息着在她唇边说:“媛媛不知道男人不能被挑衅这种事吗?嗯?说我不行了?不行了怎么满足的了你这个小骚货,嗯?”
    “来,再说一次,你要什么?”
    阮媛没有理会,她闭着眼,意识被男人不断挺进的动作撞飞了。
    男人粗硬的耻毛成片磋磨着阮媛娇嫩的臀肉,啪啪啪啪、咕叽咕叽的声音同时响起又同时落下。
    紧紧吮咬肉棒的小穴如同那圆形的铆眼,被撑到极大。粗硕的阳具是那长条的榫子,严丝合缝嵌在不断出水的秘处。
    暴露在空气中紧紧一瞬,肉物便又入了里面。连根都不给人瞧见,直直全裹在温暖的巢穴内。
    男人还没有射精,阮媛身子却轻微抽搐着。
    不行了……她身子好涨,好撑,好难过……
    龟头隔着薄薄的套子戳刺着蠕动的软肉,女人花心处密密长出肉芽挟裹着肆虐的柱体。
    又数次的戳弄那不知名的地方,女人在他怀里软成了水。
    阮媛一个激灵,抖着身子……高潮了。
    急剧收缩的小穴,绞杀着里面的一切,淋淋的水渍被肉棒带出,更多的粘稠被堵在内里。
    男人耸着精瘦的腰身,身体急剧攀升滚烫的热,阳物在穴里不断膨胀,那一瞬间,激射了出来。
    套子里,温凉的液体漫过火热的头部。
    魢驻本站首橃網阯:ΡO-①⒏,℃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