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

作品:《念念不忘(H)

    念念不忘(H) 作者:夏蝉

    “韩肃?!”

    “嗯,我在。”

    “你、你这个混蛋!你在对我干什么?快放开我!禽兽!”

    “我在操你。”韩肃不紧不慢的凑近阮媛的耳侧,声音刻意放低,沙哑的性感撩人。

    “干你的小穴。”侧头,一口咬上女人的耳垂,又道。

    阮媛眼里简直要冒出火来,此刻,她忘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只恨恨奋力地挣扎着,捶打着身下强壮的男人。

    当然,那点火星子根本不足为惧。对阮媛来说,她内心觉得自己此刻的目光一定颇具破坏力,甚至恨不能杀死韩肃。但其实呢,这时候,因着药物的作用,她脸颊越发的红了,挣扎使她白皙的胳膊也渐渐染上粉色。扬起的尖尖小脸,一双眸子水光潋滟,比之前头竟还润泽了几分。似哭不哭的样子,可惹人心怜。

    她气急,却又毫无办法。遂牙齿一合,狠狠咬上了韩肃的肩膀。

    男人骤然被咬,吃痛闷哼了声。太阳穴两侧头皮鼓起,青筋跳的欢快。

    他没有做任何制止阮媛的动作,只随她咬去,甚至身子还顶了一顶,把自己的肉送到她嘴边。

    直到血腥味弥漫在阮媛的口腔四周,她下意识伸出软软的舌头舔了舔那伤口……

    耳边听的男人低低的一声粗喘,她猝不及防被猛然顶入。

    本还在那凹缝外处的紫黑色肉棒,仅入了三分之一的棒身,这下全插了进来。

    青筋环绕着粗长的肉柱,女人的小花穴被挤的东倒西歪。

    愈来愈深的入,小小的肉芽紧紧的吸附,推挤,吞噬着这外来入侵的霸道之物。

    微凉的布料蹭在阮媛腿内侧,随着男人一上一下的起伏顶耸,皱起的褶子磨红了她娇嫩的白肌。

    他大手护在怀里女人背上,结实的臂膀紧紧环着她细细的小腰。

    “乖,别乱动。”他喘了口气,舔了舔自己的唇,哑声说。

    阮媛没什么力气,软软的瞠着美目瞪他,却被情欲逼的一寸寸迷蒙昏沉。

    她难受的唔了声,叉腿坐在男人腿上,腿心吞着男人阳物的姿势如何看都羞耻极了……

    沉浸在一片绯色的世界里,光怪陆离的四周仿佛是个幻象,却又真实的感触到荒诞的一切。

    两个年轻的男女,彼此间交换自己的体液,喘息,动作。

    小小的空间满是生动的荷尔蒙味道。

    男人向上,女人向下。交缠着肢体,脉动着心跳。

    她闭上了眼,没有看见他其实清明着的眸子。

    他艰难压抑着自己的本能,早在她咬着他的那一瞬就忽然镇定下来。

    看着阮媛的身子趴窝在自己怀里。他突然就想起了从前。

    修长的手指根根摩挲过女人的脖颈,凹陷下去的线条,指尖停在了那个圆圆的小窝里。

    她甚至什么都不用做,就足以诱惑他。

    不懂为什么喜欢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花了心思靠近她。或许是道令人费解的谜题,而从遇见她起出题人就准备好了答案。可他这唯一的考生,永远不会提前知道自己的抉择……

    此刻,依旧无解。但他是清醒的。他看着胸前娇娇的白软,被自己胸膛挤压着。那张滚烫的小脸蹭着自己的皮肤,不老实的乱动着,嘴里不知在碎碎念些什么。想来不是什么善词。他嗤笑了声,突然就不想了。

    喜欢一个人,本来就没有理由,不是吗?

    而且无数次自我犯贱也甘之如饴,不是吗?

    当当当,窝二狗子又回来了。爱你们,笔芯笔芯。

    念念不忘(H)车震

    车震

    这四方小地,密闭的空间里,似麝非麝的气息弥漫着?。

    “……呃啊~”?女人娇吟一声,埋头进韩肃怀里。

    却是嫣红浮上了玉质的颈子,小脸艳彤彤如醇酒般醉人?。那般娇嫩的口径,猝然被大力撞击,哆嗦着却更攀紧了骇人的欲物。

    淡痕滚过?白肤,水迹蜿蜒腿股。

    男人指骨扫过女人浓黑的眉,弯起的一节轻轻敲在了她的眉心。

    静了片刻,他忽然抽身,换了姿势。

    阮媛但觉周身一凉,混沌的思绪短暂清晰了几秒。

    她不安扭头,迷蒙水漾的眸子对上男人黝黑的眼珠。

    “……你……你……”却不知要说什么。

    八分糊涂,一分清醒,一分挣扎。

    十分于他,注定结局。

    凹陷下去的腰线鲜活美丽,一如当年白天黑夜的惊艳。阮媛撅起圆润的娇臀,被男人摆弄着趴在座椅上。胳膊弯折起,上臂抵着光滑的皮质,微微黏腻的摩擦感。

    男人眉梢上扬,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清俊的脸邪气四溢。

    清脆的皮肉拍击声,他手掌落下,坏心的打了下阮媛的小屁股。

    “疼~”女人细腰圆臀的趴在那里,不依的娇唤着。眼前一片迷蒙,脸蛋酡红。

    “该,敢自己跑来这里让我好找。”说着,他又轻轻打了一下。只是那大手再也没离开过她微微弹起的娇臀。

    女人蓦然被阴影覆盖。韩肃从身后附上了她白皙光滑的后背。本还算纤细高挑的身子顿时在他高大的衬托下显得娇小起来。

    他胯骨紧紧贴合在女人弯折的大腿间。劲瘦的腰腹和她细腰娇臀严丝合缝贴着,仿佛密不可分。

    一只手游移到阮媛小腹前,缓缓摩挲下移。指节绕绕缠缠那甚是稀疏的毛发。另只手伸进了女人两瓣臀缝间,从后滑了进去。

    指尖轻松分开不久前刚刚含过他东西的花穴肉瓣。湿滑的,娇娇嫩嫩的润泽着,它不经意吐出一泡蜜水来……

    寻到那处小小的珠儿,修长的手指拨了拨,指尖轻轻按压下。

    阮媛身前身后都被男人肆意侵犯着。下流的动作不知做过凡几,逐渐变得熟练。

    “嗯~呃啊!”韩肃耳畔听得女人短促惊叫一声,不管不顾,全入了进去。

    他迫着她,大大岔开细直的双腿,手被男人手捉着按在两侧,塌腰撅臀的跪在那里。

    没有多余的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他横冲直撞,颠簸着他和她。

    鼓鼓的囊袋啪啪撞上女人弧度完美的两瓣翘臀。

    每一次,他向前,她也向前。他向下,她也向下。明明尺寸不相容的两个地方,此刻,却是无比契合。皮肤滑动的粘连感,肌肉与汗水的洗礼。就像近身肉搏一样,不过,他要征服的对象只有身下的小女人。

    他整个把她环进怀里。紧着她弄了会儿,觉此时操干不得劲,遂把一条腿跨在女人腰前。半骑在阮媛屁股上。

    啪啪啪的声音一直不停,车身仿佛也跟着晃了起来。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清晰可闻,间或夹杂着女人娇弱的呻吟叫唤。细细一听,似乎还混着水迹的声音……

    阮媛彻底昏过去之前,依稀听到男人沙哑的说,

    “真是栽你身上了……。”

    不远处,茂密的丛林里,一双眼睛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光……

    ?

    海棠sんù屋導魧詀:HаìTAηɡSんùЩひ.℃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