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然

作品:《念念不忘(H)

    念念不忘(H) 作者:夏蝉

    小小简陋的木屋里,一片安静。

    床上的男人却突然呼吸急促,脸庞泛红。赤裸着上半身薄汗涔涔。

    仿佛周遭的空气突然焦灼起来,睡梦中的他猛然睁开了眼睛。

    眼睛半眯着,没缓过神来的样子,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子。

    果然一片狼藉。

    环顾四周,实在找不到可以换洗的裤子,他静默了一会,放弃了。

    彻底脱下本就松垮的裤子,男人只身着内裤躺了回去。

    眼睛闭上,累了一天的身体有些酸软,但某处却依然精神抖擞,鼓起大片,落下起伏的阴影。

    过了许久,被单猛然被掀开,他重又睁开眼,眼里一片清醒。

    骨节分明的大手动了动,往下伸去……

    偶有虫鸣的夜晚,压抑的喘息声隐隐约约不甚分明。

    木屋的地上,散落堆积了一些可疑的纸……

    阮媛自从收到那个光盘,就一直没睡好。心里总是存着惊疑和困惑。

    忍着痛,她仔细把录像带又看了一遍。一丝一毫的细节都不放过。

    父亲的死原来竟不是她之前听到的那么简单,那个穿黑衣的瘦男人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她父亲之前的同事,林清。

    她眼底闪过凌厉,手指捏紧了刀柄。

    真是她猜的那样的话,她把玩着手中的水果刀,清凌凌的寒光一闪而逝,猛然闭上眼睛,她一定不会放过他!

    接下来的几天,意外过得平静。既没有陌生人的打扰,也没有奇怪的包裹,甚至……连韩肃都没再碰见。

    不过阮媛倒是知道了一些有关韩肃的事。一个王姓同事是医院里活跃的八卦份子,阮媛那天在食堂吃饭无意中从她那听到了韩肃的名字。

    她极力管住自己发散的心思,却还是全听了去。

    丛林探险队最近正好去到冈比亚,这只名叫“巨人”的探险队集结了国内外优秀的丛林探险者,这其中就有韩肃。

    说实话,阮媛挺惊讶的,她没想到韩肃还是一个探险爱好者……

    怎么说呢,果然这种人做什么都很成功……如果他不是个混蛋的话……她突然咬牙切齿的想。

    费盛言过来找阮媛,前两天她偷偷问李院长有关人体试验那事,终于得了结果。她第一时间就告诉了费盛言。

    倒也不是她对费盛言有多信任,只是她明白费盛言现在所做之事其实和她们密不可分。只要费盛言研究出了药物,Neco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a病毒感染就有法可治。这等紧要关头,眼看着大批的人痛苦挣扎,死伤无数她们却束手无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小媛,那个人真的同意了吗?”

    “嗯,我们和他交谈了很久。他做好了一切的心里准备。”

    “哦,对了,费大哥,政府那边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们已经和他们交涉过了。”阮媛想了想补充道。

    其实按照他们政府那无能腐败的德行,他们不答应也没什么用……

    在这呆了半个月,阮媛深刻了解到了武装恐怖分子的强势。

    他们蛮横无理,连政府都不放在眼里,明晃晃的就差标榜着自己是劫匪强盗了……

    当地人除了抵御病毒侵染外还要随时准备拿起弹药开火……

    阮媛深深的为他们感到悲伤和无奈。

    下章上肉(真)~

    危险(上)

    比之金三角附近的黑暗,非洲西部南部各国犯罪分子更是野蛮直接。

    没有玩不了的,只有你想不到的。他们甚至感到快意,当这种杀戮是黑暗的信仰。

    这种越界的屠杀和炮火,目前还没有波及到当地的医院里。

    所幸,万幸。

    “小媛,你能不能申请来当我的助手?”费盛言沉思半晌,突然提议道。

    “好。”阮媛略思考下,立时答应了。

    “这件事我会向李院长说明情况,毕竟把他们放射科的人才借走,我怕他会抓狂。”虽然有些意外阮媛的果决,但这的确是件最好不过的事。男人白净的脸上全是笑意,甚至开起了玩笑。

    说来医院算是和研究团队有合作。严格来说放射感染科的人的确和这次病毒治疗方案密不可分。只是此次仁心医院来的人并不很多,尤其稀缺这方面人才,李院长犹犹豫豫,也很是为难。

    徐医生却意外的同意这件事。他倒是不介意费盛言借人,只要能研究出药物,人力不是问题。

    经过两方的劝说,李院长最终同意了。

    “近期又有几例疑似感染Neco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a病毒的患者出现,非洲各国正在积极应对此次感染,中国已派出先进的医疗队前往非洲……”

    那是一栋海边别墅,碧蓝的海线,起伏的沙滩线条,美丽的如同一幅画卷。

    男人听着电视机里记者的报道,不经意看到画面一闪而过的白色身影。随手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枪支,他眯眼盯着上膛的黑色线条,额头上的刀疤清晰骇人。

    目光阴鸷,缓缓抚摸着手中的枪身,如同嘶嘶吐信的毒蛇,无端让人后脊发凉。

    越来越多人出现疑似症状。战火也渐渐有波及之势。近期各种不太平,冈比亚的医院附近乱成一团。

    战地治疗急需人手,阮媛又暂时被医院调了回来。

    大多数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地方工作,背后靠着一支支的武装部队,简陋的帐篷临时搭起,担架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

    “快!快拿绷带过来,还有酒精和〖[po·po小说屋整·理]:卫生棉球!”李院长指挥着跑来跑去的护士,极力镇定自己。

    阮媛也在其中,她的白大褂早就在一片混乱中变得脏兮兮,大团的血渍和各种不知名的呕吐物粘上了雪白的下衣摆。

    她喘着粗气,和小季把一个块头极高的壮汉吃力背到了担架上。

    抬起头来,粉润的小脸被脏污糊了一块,像个小花猫。

    林间阴翳处,韩肃脸隐在树丛半边。看着不远处的白色身影,他眯了眯眼,大手转开,抬腿就要出去。

    “Albe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t,don’tgoout.”身后黄色头发的男人却及时按住了韩肃的肩膀。

    探险队的每个成员都有代号,当初给韩肃取这个名字,寓意为聪明的,像爱因斯坦一样的人。虽然都来自不同的国家,语言交流或许有些微障碍,但好在他们需要交流不多,且分工明确。

    黄头发来自德国,代号A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mand68。他极其欣赏韩肃的性格,相处下来认为他是个万分理智的人。他也知道韩肃有过案底,唯一不解之事便是此件。说真的,这种人做十足的恶人他也不会排斥和惊讶,各种人他见多了,好的坏的在他这里还没有男人女人的身体令他感兴趣。他饶有心情的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这么一个心思缜密冷静过头的人栽了大坑……

    哦,对了,还有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话说探险队的行程路线本不该到这儿,中途出了岔子,才一径到了冈比亚。

    他一直不知道是谁搞定的……

    “The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e'sdange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oeside.”A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mand突然凑近韩肃耳语,示意对面有危险。

    韩肃眼神凝住,他也注意到了对面丛林异样的动静。

    “A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mand,借吉普车一用。”他悄悄从后方潜了出去,踏过草地的靴子只发出轻微的声响,速度却极快。转瞬不见了人影,留下A牢记P/o/1/8/网址导航站:ρ/о1/8/點/¢/ο/┮Mmand愣在原地。

    砰砰砰的声音扫射了这方土地。两方军队交火,局势正紧张。

    阮媛不得不躲到防弹帐篷里,她早有心理准备,只是还是被炮弹声吓的面色发白。

    军用帐篷很大,医生护士都挤在里面乱做一团。李院长忍着害怕极力安抚人们的情绪。

    突然,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滚进了帐篷,离帐篷门最近的小于吓得惊叫了声,随后,其他人也跟着惊骇大叫起来。死亡的气息渐渐蔓延在这方小地……

    门帘突然被一个士兵掀开,吓得人叫了声都往后缩。

    “我们军长受了三枪,一直出血,在外面的担架上,你们来个人救他!”

    几乎所有人都听懂了他的话,但没人动弹,仿佛都傻了一样。

    阮媛感到有人推了她下,不知有意无意,拥挤使她踉跄了几步。

    “你,跟我走!”士兵抓住阮媛的胳膊,拽着她往外走。

    阮媛闭了闭眼,及时调整了内心的惊惧,她努力不使自己的声音打颤,一字一句说:“请让我拿点东西。”

    小季努力朝阮媛做动作,可惜人挤成堆,她个子比较矮,阮媛没有看到。

    她想让阮媛把手机带上来着……

    走到外头果然一片混乱,阮媛快步跟着士兵来到担架前。好在军长伤的不是要处,她颤抖着手紧着清理完,把纱布缠好。刚要退后,突然眼前一黑被人击倒了……

    炮火声也骤然消弭于耳边……

    再次醒来,阮媛发现自己身体轻微的晃荡。好像身处一辆正在开着的车上。

    她艰难移动身子,忍着后脑勺的痛意。直起腰来,看向驾驶座上身形高大的男人。

    “你要带我去哪里?”阮媛不安的问。

    “你不问问我是谁吗?”开车的男人突然开口。

    听见熟悉的声音,阮媛一下子认出来这人,竟是韩肃。

    “……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救了你。”

    阮媛有那么一瞬的安静,她简直不能想象韩肃是如何在枪林弹雨中救下她的……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明明被人击晕,怎么现在又到了他的车里?

    难道……“你打晕的我?!”阮媛磨着牙齿,恨恨的质疑道。

    “不是。”男人言简意赅,却只回答了她一个疑问。

    这辆老旧的吉普车性能极好,除了路况有些崎岖,车身晃荡,微微感到颠簸外,没有任何不适感。

    阮媛目前能够确定自己是安全的。她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车内一时静默下来。

    但很快,她发现了不对劲。她感觉到自己体内好似有一把无名火正在冉冉烧起。

    她仿佛非常口渴的喉咙,也像是着了大火,却隐约有那么一丝不同。阮媛说不上来的难受,她需要一些凉凉的东西……

    肉肉要开始啦,吃个剧情菜。下章收费,蠢作者又又又来恰饭了~表嫌弃窝~

    还有,可能以后每个大肉章都收费了(千字50po币),但不限于不定时掉落的肉肉哦~蠢作者码字偷偷摸摸很心酸,立志做个无间道,说来都是一行泪啊。

    ┇ρΟ①8備用網阯┆:ρO①8.℃◎▆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