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wgs.cOm 分卷阅读222

作品:《如果人外控痴女成为了勇者大人

    【审判天使IF】被偏执狂盯上的穷途末路39(终於认清本心的勇者大人)
    顾小雨低着头,飘离的思绪正在回放着发生在格伦多勒的所有细节。
    「约斐尔大人的力量明明从那时候起就在我身上这件事,为什麽一直都没有说……」仅有自己可听的话音被隐没在魔法的轰炸声中,细微得宛若落叶飘落地面的轻响。
    然而她本身其实也明白,按照他们一开始那种肉欲就是全部的相处模式,就算他说了也不太可能得到她的回应,更别提引起什麽感动欣喜。
    因为不会受到伤害所以没有抵抗的必要,沉浸在自我思考里的她迷惘地垂着眼帘,巴掌大的小脸被魔法阵散发的光芒映出一片毫无血色的白,并不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模样被紧紧收入另一双眼底。
    一昧承受着魔法攻击,消极地既不让他停手也不出手反击,闷不吭声的人类女孩这样毫无作为的举止,看在最高行刑官眼里每分每秒都在加重心中的暴躁愤怒。
    虽然处於敌对的立场,但不在状态的她根本不是他想应战的对象,把他和他所看重的光明神殿玩弄於股掌间的神眷者,无论如何都不该是这副丢了魂一样的窝囊样。
    尽管怒火中烧的约斐尔自己也说不清,他究竟想看到她露出哪种表情。
    前所未有的烦躁感焚烧着理智,也使手中凝聚的魔力越来越狂猛暴戾,知道自己无论怎麽做都伤不了面前孩子的一根寒毛,甚至还会因为同源力量的相冲而扰乱自身魔力回路,他反而不加节制地施放起攻击型魔法,宣泄似地将它们接连砸落在坚不可摧的防御符文之上。
    互相撞击的术式在空气中荡出肉眼可见的层层气浪,扩散出去的冲击波霎时就让精心打理的神殿花庭宛如经过暴雨般掉落满地残花败叶,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站在白金符文下的那个身影,可是此刻的她却依然看似孤单而纤弱无依。
    就像是被隔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飘渺游魂,咬紧泛血的唇瓣站在那里的她,毫不意外地刺入了在场唯一目击者的视线。
    「我不知道妳是用什麽邪术从我这里取得加护,但是别开玩笑了……」站在放弃抵抗般动也不动的孩子面前,脑袋始终无法减轻剧痛的他死死瞪着她头顶的发旋,出於一种自己也无法解释的冲动,很想直接揪住她的领子将人狠狠摇醒过来。
    如果要用这副姿态出现在他面前,那还不如打从一开始就不要从回廊处跟来。
    「从我这里分离出去的力量,凭什麽在庇护妳这种懦弱到让人看了就厌烦不已的家伙!」犹如在发泄般将掌心凝聚的魔力用力砸在坚固的防御符文上,狂暴的气流瞬间割裂他伸出的左手,温热的鲜红在冷白的长指间流淌着,就像那只手已然被系上缔结姻缘的命运红丝。
    反刮回来的风压如利刃般袭向他的面颊,顿时就在五官深邃的俊颜上划出几道血痕,殷红的液体迅速渗出,肺腑也被魔力涡流震荡得在喉头泛起甜腥,但他就好像对这一切没有感觉一样,通红的狭长双眸仍死死盯着面前的娇小女孩,一刻也没有分神挪开。
    喝斥声在耳边炸开,几乎贯穿耳膜的愤怒让顾小雨都忍不住瑟缩了下肩膀,彷若被骂醒般呆呆地抬头朝审判天使望去,她怔然地看着他血流如注的左手,视线不可避免地被上头唯一的装饰品夺走了注意力。
    配戴在他无名指上的,是一枚和自己所持有的银戒无比相似的银制指环。
    目光定格在修长漂亮却染满血迹的苍白指节上,站在来到这世界後第一个强行突破自己心防却又擅自忘却自己的存在面前,她总算是意识到,自己这次真正想要抓在手里的到底是什麽。
    唇瓣像是找回说话能力般重新蠕动起来,她松开被自己咬到鲜血淋漓的下唇,湿润的双眼用力眨了几下,怅然和失落一点一滴从浅色的眼瞳里消失逸散。
    「我想要约斐尔大人待在我身边。」用微微沙哑的嗓音吐出这句话,仰起头的她对上另一双远比常人还要美丽数倍的金黄瞳眸,直到开口的这一刹那,才後知後觉地发现自己似乎从没这麽坦白地告诉过他自己的感受。
    虽然总是嫌他黏黏糊糊地老爱缠着人不放,还会不顾抗议的一天到晚像个犯罪份子尾随在自己身後,但再多的抱怨,都隐瞒不了她在共度的时光中把一个谄媚讨好地爱着自己的变态偏执狂,放到心里比其他人都还重要的位置上的这个事实。
    「不会再有别人了,约斐尔大人是属於我一个人的,而我同样也会从今往後只属於约斐尔大人。」深吸了一口气,神情认真地凝望着面容古怪的审判天使,不顾他用看疯子一样的目光看着自己,她就像是在当着他这圣职者的面立下誓言般言行慎重。
    「所以不管是光明神殿的哪个混球对您下的手,我都不会让那个洗去您记忆的家伙就此称心如意。」在他反应过来前一把抓住那只被血液沾得湿滑的手掌,她镇定地与他十指交扣,保护欲越发强烈的眼神就像是在恶龙守卫的高塔中找到公主的王子大人。
    这里闹出的动静太大,就算偏僻也不可能迟迟都没有人注意到,侧头听着侦查魔法风之细语倾诉在耳边的周遭情报,无法带着自家天使进行空间跳跃的她随即转了个念,飞快找出一条能确保彼此暂时脱离众人耳目的安全路线。
    而离他们最近的目的地好巧不巧,就是由於信奉个人实力而周遭巡逻人数为零的最高行刑官住处。
    「约斐尔大人,您听过『印痕』这个词汇吗?」把他曾告诉过自己的这个名词再度提起一遍,已经在字典里得过解答的她弯了弯唇角,趁着他发愣的时机,轻而易举地用这个问题给自己多争取到半秒的动作时间。
    在她话音落下的刹那,数张魔法卷轴窜出空间自毁燃烧,以古老符号刻划成的魔法阵变成了和光明生物极为搭配的金色锁链,本是要用来预防家养狂犬犯罪可能的高阶咒术,如今倒成了最适合的押送工具。
    脸色一变地意图避开咒术锁链的束缚,惊觉上当的行刑官大人才刚甩开掌心的莹白柔嫩,发出嗡鸣的墨色刀刃就先一步挡在脸色黑沉的熟悉主人面前,尽管觉得自己有极大机率被事後算帐,它仍心虚而坚定地释出禁止妄动的警告。
    【审判天使IF】被偏执狂盯上的穷途末路40(被隽刻上发情习性的健硕身躯)
    寝室东面的墙角,浑身缠绕着金色锁链的高大男性就靠坐在那,弯折的白羽如同落雪般在前不久的徒劳挣扎中散落一地,而在他面前充当暂时看守的,则是一柄飘浮在半空中的墨色长剑。
    「老实说这样的场景,在某种程度上会让我回想起和约斐尔大人的初次会面呢。」在门窗紧闭的室内响起的,是带着一丝怀念的软糯嗓音。
    将起居殿的最後一道门关牢後顺便上了锁,并在走回天使身边的路上接连启动数张能够阻挡外界窥探的结界卷轴,在敌对阵营谨慎完成防范措施的顾小雨步步走近被捆绑得动弹不得的失忆恋人,望着他的眼神难得温柔又带有几分怜爱。
    在原主人几欲折断自己的森冷目光中瑟瑟发抖着,弃暗投明的黑刃坚持了大半天终於等到足以转移大量仇恨值的另一个目标靠近,如释重负地收敛起强撑出来的寒冷剑气,不想被卷进纷争的它随即就逃裙,留叁午思巴菱久思菱跑般飞往室内最不起眼的阴影中。
    「虽然看起来唯独只忘了我一人的这点真的很令人伤心,但看在您是被阴险之人算计的份上,我不会特别为难您的。」一边绕过书桌,一边将手中质地柔软的蕾丝布料揉成一个小团,裙底真空的顾小雨嘴里呢喃着,心里倒还清楚记得恋人对底裤情有独锺的特殊癖好。
    虽然不确定如今的他会有什麽反应,但不论结果是好是坏其实都无所谓,既然知道对方的攻击伤不了自己,那麽她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他反应过来朝自己施展阻隔魔法前,封住他的嘴先下手为强。
    将软绵绵的布团拿在手里,并在走近後蹲下身拉过缠在行刑官肩颈处的锁链,她趁着青筋暴跳的对方正欲张嘴怒斥的瞬间,轻而易举就把掌心犹带体温的布料塞进那形状优美的唇中。
    手掌贴在微凉的唇瓣上,从那双震惊又错愕的金眸里,她清晰地看见自己眉眼弯弯的微笑模样。
    「怎麽办呢……约斐尔大人身上的变态病毒,似乎也传染到我身上了呢。」拇指轻佻地在全身僵硬的审判天使脸上蹭了一下,她在他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前,轻巧而快速地替他戴上皮革制成的黑色防咬面罩。
    虽然这是死灵法师用来驯服僵尸时的特化道具,但这个场合似乎也可以适切地派上用场。
    金属扣环在後脑勺扣合的那一瞬间,清脆的响声立刻就让呆怔的男人惊醒一样回过神来。
    留有淡淡体香的女式贴身衣物被含在嘴里,由於面罩戴得极牢的缘故,别说是把嘴再度张开了,光是连蠕动唇瓣都成了个问题,所有想说的话语被强制转化为没有意义的闷声唔叫,分泌出来的唾液也不断在溽湿摩擦舌面的蕾丝布球。
    无视那双被屈辱和愤怒占满的璀璨金眸,顾小雨刚想出言调戏几句,眼角馀光就捕捉到了另一个意料之外的特别变化。
    连同巨大羽翼在内被捆得连翻身都有困难的俊美天使,在被迫含入女性的贴身私物後,裤档那里居然有慢慢鼓胀起来的趋势,因为她忽然停下动作而顺着她视线看去的最高行刑官,也在目睹自己身体的异常反应後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宛如背离了心灵的意志一样,已经被隽刻上发情习性的身体仅靠着嗅觉和味觉感知到的官能刺激,就迫不及待地擅自进入了在纵欲生活中养成的备战状态。
    「……约斐尔大人果然,无论表现得再怎麽道貌岸然,都掩盖不住是个色情狂的本质呢。」叹为观止地注视着审判天使胯间的勃起过程,裤档那越来越显眼的鼓包,让旁观的顾小雨都忍不住思考起底下的物件会被闷得有多辛苦。
    怜悯地摸了摸他被面罩遮住一半的脸颊,蹲在他身边的她很好心地把手往下移,就像采菇歌里的小女孩那般认真地拧着眉,神情专注地替他揉拉起腿间越来越粗的天使蘑菇。
    「分开这段日子以来都没有跟别人做过或自慰过对吧?只是碰一碰周围而已,前面这边就稍微有点渗出来了喔?」同情地隔着处刑者制服仔细抚摸着热度上升的棒状长物,她彷若听不见翅膀掰扯锁链的激烈碰撞声那样,纤莹的手指仍在固执伺候热烫的男性部位。
    太过强烈的挣动让地上的羽毛又多了不少,刮起的气流也扰乱了她的发丝,她并不介意他做些什麽来发泄过於旺盛的精力,但在抬起其中一只手将凌乱的长发勾往耳後时,没被压好的裙摆也因此被掀露一片春光。
    一丝不挂的暗红色及膝裙下,因为蹲姿而肉瓣微张的饱满花唇直勾勾地落入熔金似的瞳孔当中,粉嫩的幼穴如同在呼吸般一张一合的,尽管不是故意这麽动作,还是顿时给予对方类似於精神暴击的优秀效果。
    「唔……!」约斐尔的脑血管简直要当场炸开了,性器被熟练地抚慰着,又猛地看到不该看的稚嫩花园,他本就涌起莫名燥热的身体又进一步脱离自己的掌控,连呼吸都犹如换气过度般自顾自地混乱起来,视野亦跟着堕入晕眩。
    在被那两只温暖的白皙小手拉开拉炼,再无阻碍地碰上困缚於後面的肉红巨物时,他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边上浮起的粗大血筋,说实话完全不弱於底下错纵纠结的深色筋脉。
    「请别如此着急呀,这不是担心您负担不了,才打算循序渐进地做吗……?」浅色的眼瞳因为沾染上水雾而逐渐湿润起来,晶莹的露珠也一点一点漫出娇软的花瓣,温声哄劝着已经快要陷入神智错乱的审判天使,顾小雨的耳垂被嫣红色给占据了,泛出桃红的眼尾也无声透露出欲念正在苏醒的信息。
    侧身跨坐到他结实的大腿上,用软嫩的花唇上下磨蹭着热呼呼的粗壮肉棒,她捧着他被漆黑面罩遮去下半部的冷厉俊颜,张嘴就含吮起那两片削薄唇瓣所在的位置,即使隔着一层坚韧的皮革,暧昧的磨动依然无比清楚地传递过去。
    「约斐尔大人,您准备好要再次被我强暴了吗?」
    透明的丝线牵连在狰狞的皮制面罩与樱粉色的柔软唇瓣之间,抬眸注视着神情混乱的最高行刑官,善解人意的勇者大人用最甜美的嗓音如此询问道。
    更哆内容請上:XyusHuWu①①.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