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γzщ.cом 分卷阅读219

作品:《如果人外控痴女成为了勇者大人

    【审判天使IF】被偏执狂盯上的穷途末路29(在晨勃时说情话的必然後果)
    作为自古以来侍奉神灵的存在,约斐尔所属的一族虽然拥有与人类相似的外表,却并没有被赋予和人族同样细腻复杂的情感系统,圣洁肃穆的天使尽管拥有让人心动的绝世容貌,胸腔里装载的却彷佛是世界上最为坚硬的冰冷岩石。
    以一个称职的工具而言,过多的感情只会形成不必要的累赘,他无需被喜爱,也无需被理解,只要能够贯彻被设定的信念分毫不差地行走下去,哪怕是听从神灵的指示代替被祂所眷顾的信徒赴死,也不会生出半句怨言。
    无法体会爱人是什麽感觉,也不觉得被人爱上有什麽值得开心,以满手血腥的处刑者身分立足於光明神殿堂的他,直到被一个飞扬跋扈的身影闯入视野前,都不觉得这百馀年来不求回报的尽忠职守有何不对。
    玩弄信仰,欺骗教会,身为受宠爱的神眷者,却可以为了报复神灵而以一己之力颠覆整个神殿,当初降临人世的他,怎麽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存在打碎了自己与世界之间的厚实隔阂。
    温软的亲吻印上审判天使的唇角,把略显急促的喘息也一并留在他刀削般俊美的颊边,深陷在柔滑的绸缎床面里,顾小雨搂着动作都不自觉粗暴起来的黑发男性,微微敛下的浅色眼眸看起来温顺又娇柔。
    被激动的对方摁在凌乱大床上一下又一下奋勇贯穿着,不断从喉间发出闷哼的她用发颤的指尖轻轻摩娑着他的後颈,就像在安抚什麽过於躁动的大型动物一样,轻柔的啄吻时不时落在失控的天使因欲望而扭曲的俊逸面庞上。
    被打开的双腿顺从地曲起,用轻晃的膝盖有些艰难地抵在他紧绷到腹肌微颤的劲腰两侧,她轻柔眨动着水雾弥漫的湿润眼眸,全然不知自己这副温柔多情的模样,对面前的光明生物而言具备了何等巨大的恐怖杀伤力。
    松开箝制在女孩肩上的双手时,甚至没能留意到留存在她身上的深红掌印,觉得视野都晕晃起来的前任行刑官大人用颤抖的大掌捧起身下人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脸蛋,熔金般的狭长眼眸看起来充满了令人怜爱的徬徨迷离,脆弱得一点也不像传闻中冷血无情的制裁之刃。
    腥红的长舌钻入口腔,尽其所能地搜刮着所能碰触到的一切温热,舔食着甘美的津液并将其卷回口中大力咽下,他几近疯狂地索求着她所能给予的一切,直到在探往喉道深处的过程中被那条香软柔嫩的小舌一把拦住。
    一得到她的主动回应就欢愉到瞬间遗忘原先的目的,迫不及待地缠住她的柔软,尽情在相贴的唇瓣间缱绻缠绵,已经全凭本能行动的审判天使重重摆动着腰跨,一边热情地与她唇舌交缠,一边激烈地用肿胀到疼痛的粗壮性器放肆抽插湿润幼滑的裸露嫩穴。
    动情的低吟从紧紧缠绕的唇舌间色情地溢出,如同不知疲惫般又重又快地耸动胯骨侵犯着完全为自己打开的娇嫩,他过於迅猛的捣弄轻而易举地就让身下本就敏感的孩子难耐地弓起腰椎,哼咽着在床单上泄出一大片深色水渍。
    剧烈的肉体拍击声回荡在晨光渐亮的宽敞房间内,伴随着变调的哼吟越发暧昧,不愿任何一点属於她的音色被外人听去的审判天使猛地一挥手,距离床铺尚有一段距离的窗户便碰地一声迅速关闭,连遮光性极佳的天鹅绒布帘都被粗鲁地曳上大半面。
    重新落入昏黑的房间里,他脸上那双精致到不似人类的眼瞳正在发散出宝石似的淡淡微光。
    仰头接受着由他带来的火热深吻,顾小雨攀紧了对方健硕的肩背,在需索无度的讨要中一度有种自己可能会被肏死在这条疯狗身下的错觉,可对上那双漂亮的狭长金眸时,里面足以溺死自己的浓重情绪却让她眼瞳一颤,不由得连心跳都骤然加快许多。
    突如其来的悸动让她情不自禁地用力绞紧体内疯狂抽送的伟岸巨物,可刚这麽做便听到身上的男性闷哼一声,接着就有一股温热暖流冲刷过花径,烫得毫无防备的肉壁都不住痉挛。
    还没意识到发生什麽事,她就被人一把抱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高大的对方怀里,没一会就被深吸几口气後重新整顿好态势的天使扣住後腰,像是在洗刷什麽屈辱般凶悍地由下往上狠命肏干。
    「呃啊……突然这样……太激烈……唔……!」双膝猛然夹紧健壮的腰杆,却无法抵挡撞入体内的粗长勃起,她坐在天使怀里爽到哭得梨花带泪,连腰肢都在拼命颤抖却躲不过强悍无情的接连撞击。
    被抓着坐在肉棒上像研磨一样绕圈打转,她低咽着吐出甜腻的喘息,大脑就像陷入停机状态一样什麽都难以思考,满脑子都只剩眼前变着法子奸淫自己的变态色情狂。
    这个体位会让身体在重力帮助下将肉棒吃得更深,几乎坐到根部的她被窜升上来的快感刺激得头皮发麻,无助地瘫软在他热烫的怀抱里张嘴浪叫着,不过又挨了几下狠肏,就浑身哆嗦着在他身上泄了身。
    可即使知道她迎来一小波高潮,绷紧下颔线条的行刑官大人也没有停顿,弹性极佳的床垫大力晃动着,她坐在他身前面对着大片冷白色的精实肌肉,哼喘着低下头,就看到紧绷的腹肌上满是从自己体内喷溅出来的大量水液。
    壁垒分明的腹肌被潮吹的骚水弄得湿漉漉的极为性感,可细细看去却会发现,沾上对方耻毛的不只有透明的潮液,还有混杂在其中的些许腥膻白浊。
    「妳这罪大恶极的家伙……」喑哑的吐息带着微妙的情绪窜入耳孔,被这性感低沉的嗓音诱得理智在识海里载浮载沉,她不禁呼出一口浊气,并将之尽数喷洒在天使线条刚毅的脖颈之间。
    後脑勺的头发被人以不至疼痛的力气一把揪起,她被迫从原本的动作仰起头来,任湿热的舌尖细细舔去脸上的泪水,以用力到葱白的手扣紧他温暖宽阔的胸膛,做好准备的她,这次果然在加剧的颠簸摇晃中取得让自己平稳下来的一丝安心。
    ひīρㄚzщ.cδм
    --